vercielny

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

开始想念

1988里,德善的奶奶去世了,德善问姐姐,为什么爸爸不哭,难道他不伤心吗?

爸爸怎么会不伤心呢。

自从奶奶得了病以后,家里四个兄弟姐妹,每天都是轮流陪着照顾她。也怨,也烦。奶奶作,又强势,又爱管,耳朵也不灵光。每次和她说话,总要大声地,吼叫一般地连说好几遍,她还不一定能听清听明白。

妈妈也怨,怨爸爸只管奶奶不关心自己家,怨奶奶得了这个病爸爸却一点都不注意。

我也怨,但我不知道自己怨什么,我似乎没有资格怨。

奶奶信佛,几十年来吃素,最终吃坏了身子。大人们私底下说,这就是营养不良造成的。

自从奶奶生病后,她不再只吃素了,变着花样给她做各种荤菜。奶奶也爱吃。

妈妈其实不大愿我去奶奶家,可爸爸总希望我多去去。我也不愿,奶奶得了传染病,我也怕。可奶奶家就住在我家隔壁的小区,爸爸又是长子,爸爸从以前起就三天两头地往奶奶家跑,她生病后更是。所以我怨他不注意,传染病,谁说得清。

过年了,我也去看过奶奶几次,早些她还能坐起来,说说话。后来就一直躺在床上了。

今天下午,和妈妈出门准备买东西,妈妈突然说,去看看奶奶吧。

以前总是特别强势的奶奶,现在虚弱地躺在床上。姑姑说,她这几天一直昏睡着,今天甚至连正常的大小便都没有了。整个人萎缩得只剩了骨头。

走前奶奶醒了一下,那是我最后一次和她打招呼,姑姑说,她还认得我。

妈妈后来和大姑姑走到门外,她们说,不行就送医院吧,快了,就这两天的事了。

原本定了和朋友过两天去哈尔滨旅游,妈妈说,把机票退了吧。

晚上和妈妈刚吃完晚饭,妈妈正准备换衣服,去奶奶家看看,小姑姑打电话来了。挂了电话,妈妈说,把衣服穿上,去奶奶家。我就知道,奶奶真的不行了。

冲到奶奶家的时候,小姑姑在一旁哭,妈妈去摸脉搏、探鼻息,都已经没有了。本来今天是换小姑姑陪夜,大姑姑刚走一会儿,就又被叫回来了。她给上夜班的爸爸打电话,说奶奶走了。我在旁边听到爸爸把事情一样样交代好,末了问了句,确定了吗?

爷爷走的时候,我才一岁,外公走的时候,我小学三年级,其实印象都已经不是太深刻了。奶奶走的时候,我22岁,我成年了,我充分理解了死亡的含义。生命的流逝,突然地让人觉得太不真实。

后来大家都来了,小小的房子里挤满了这一大家子。从前都是大家来看奶奶才聚在一起的,今天也是。

后来殡仪馆的人来了,他们进门的那一刻,本来已经平静的大家,突然又忍不住了。好像知道,奶奶真的走了。

看着他们穿这一身黑,带着专业的用具,冷静又冷漠地行使着职责,好像和周围的我们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油尽灯枯的老人,悲伤的家属,一切都司空见惯了吧。

看着奶奶被他们送上了车,他们说,家属最后给老人三鞠躬吧。夜间十点,我们目送着黑色的汽车,载着奶奶,离我们越来越远。

房间里,很快就被挂上刚做出来的奶奶的相片。照片里的奶奶还是早几年的样子,我听妈妈小声说了一句,这样看上去挺好,精神。

奶奶笑的很可爱,就像以前,即使她听不见我们说什么,但只要坐在一边看着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,就很开心地笑一样。

奶奶笑的很开心,因为一家人都来看她了。

2018.2.22 18:10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 )

© vercielny | Powered by LOFTER